2007/02/09

[Hike] 畢祿羊頭

預定行程 實際行程: (參考David的行程)
1月26日
18:30 健保大樓門口(公園路/青島路交叉)
2007-01-27
01:00 大禹嶺 休息(睡覺)
06:00 重裝出發
06:10 820林道入口 2600m
09;00 工寮
09:10 登山口 取水
13:20 三叉路稜線 輕裝上畢祿山
13:30 畢祿山 3371m (三等6368, 百岳39名)
14:10 三叉路 上重裝
15:30 鋸山第二峰
16:30 鋸山第三峰.順峭壁沿乾溪下降.在低處橫切上攀.回到稜線
17:00 營地(冷杉林中) 晚餐 睡覺
2007-01-28
06:00 重裝出發
06:30 攀岩直上第四峰 鋸山3275m 不銹鋼基點
07:00 鋸山第五峰.需拉繩攀升登頂
09:30 鋸山第七峰
10:30 往羊頭山岔路
11:00 羊頭山 3033m ( 三等6354)
11:30 岔路 重裝下山
14:30 慈恩橋
19:50 台北
2007-01-26 第0天
19:30 從南港昆陽站出發(開兩台車)
22:30 碰到警察臨檢(由於一車主駕照過期,整整拖了40分鐘)
23:10 再次出發...
01:00 到達申請入山證的地方,由於太晚無法申請,所以決定隔天再申請...
2007-01-27 第1天
07:30 起床
08:00 申請入山證
09:20 重裝出發<---隔天太晚到,所以要等到八點才能辦入山證,所以更晚出發...
09:30 820林道入口 2600m
11:30 到達工寮,因下大雨,先煮午餐吃
12:30 從工寮出發
12:45 取水處
14:00 開始下大雪
15:30 由於積雪,所以行進困難
17:00 到達三叉路稜線
17:10 上畢祿山(粉近,只要10分鐘)
17:30 因風雪太大,又太晚,從三叉口撤退
19:00 回到工寮<---先煮晚餐吃
19:50 從工寮出發回登山口
01:00 到達820林道入口<---摸黑爬山更慢,更危險
01:30 找旅社睡覺
02:00 睡覺
2007-01-28
回家

我們五人是在透過登山補給站糾集而成的隊伍, 原本應該有八人的, 但人員不斷退出, 到最後只剩下五個人, 交通方式也從原本的包車, 變成開兩台小客車過去. 在出發那天, 新竹已經開始下雨, 但計劃不變, 於是我們走雪山隧道, 中橫宜蘭支線, 一路殺到關原(辦入山証的地方), 那天晚上走中橫宜蘭支線真是件刺激的事, 深夜, 大霧, 落雨, 急彎, 四種會危害交通安全的天象一起來, 在視線不到十公尺的情況下, 我們順著路中央的反光標誌走, 這樣才能確定不會掉進路旁的蘭陽溪谷. 在那個時候, 我才稍微體驗到水滸傳中的林沖夜奔是什麼樣的感覺.

到了關原時, 已經是晚上12點, 我們就在辦入山証的警局(往關雲山莊的路開到底)旁搭帳蓬睡覺. 等待白天的到來.

隔天起床, 雨依然下個不停, 我個人是不太想上山了, 跟據氣象局的預測, 當天是"乾冷"的天氣(對了一半), 所以計劃依然不變: 重裝上山, 而這也是惡夢的開始. 9:30時從820林道口出發, 這是條長達八公里, 但平坦好走的路(只有少數幾個點有較高的落差), 感謝上帝, 我第一次背重裝走的路是它.

在林道中我們只休息一次, 之後就一路走到林道終點的廢棄工寮. 雨一直沒停, 更慘的是, 在抵達工寮時還下起了大雨, 於是我們就在這休息, 吃中餐, 等雨變小後繼續出發.

12:30 繼續前進, 之後就是在1.5公里內陡上800公尺, 光看這數字就知道是個艱辛的旅程, 在老天的加持下, 天象從下雨變成下冰雹,變成下小雪, 然後變成下大雪, 這段路讓我們吃盡苦頭. 我們的隊伍慢慢地拉長, 五個人變成各走各的, 典型的兄弟爬山, 各自努力. 我獨自走在第四位, 每次遇到當天單攻下來的山友就問一下隊友的狀況, 當然, 也會不爭氣地問一下還有多遠.

雪越下越大, 雖然身上穿著雨衣和防水外套, 但外套終究溼了. 同時, 氣溫也越來越低, 不過因為有在動的關係, 身上並沒有寒冷的感覺, 但我的手腳就不太妙了, 鞋子全溼, 手套半溼, 除了冰冷以外, 我的手腳指還有一些麻木的感覺. 因為照計劃, 晚上是要在山上的營地過夜的, 所以我開始擔心今晚會不會凍死在山上 -_- 意志力也慢慢地被削弱, 弱到有種....快崩潰的感覺. 但因為背著四人帳的關係, 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.

但撇開這些負面的想法, 走在這樣的山路對我來講是很美妙的經驗, 舉目望去, 只有山, 樹, 和雪. 好像整個天地都是我一個人的. 尤其是快到山頂時, 我看到了只有白色和綠色的大地, 頓時感覺: 值得!

完全雪白的大地, 此行不虛

下午五點, 當我到達三叉路時, Adam等三人已經在那等我, 由於天色已晚, 他們決定折返下山, 不去鋸東營地過夜了, 我鬆了一口氣, 看來是不會凍死在山上了, 於是我和Adam大哥一起攻頂. 而另外兩名伙伴在我來之前就攻過了,所以他們先下山去.

從三叉路到山頂只要十分鐘, 我們匆匆拍完照之後就下山了, 此時, 我的右手手套好像結冰了-_- 手沒辦法套進去, 只好不戴手套下山, 也就因為這樣, 下山後的那一個星期, 右手姆指都是麻麻的.

俗話說, 下山比上山難. 這在雪地裡尤其正確, 從山頂下來沒幾分鐘, 我就摔了好幾跤, 最嚴重的一次還滑了一公尺遠(坡度太大). 走過三叉路後不久天就黑了, 於是我和Adam兩人戴上頭燈, 兩人一組, 一起下山. 晚上走山路已經夠危險了, 雪地+畢祿山有名的垂直岩壁使得回程更加危險, 我們一步一步走, 終於在晚上九點時抵達工寮, 另兩名伙伴已經在那煮好晚餐等我們了.

由於我的腳力在四人中是最差的, 在草草吃完晚餐後, 我和Adam兩人先走, 820林道雖然平坦, 但是在晚上它可不是好欺負的, 在有些路線不明朗的過溪路段要小心找登山條, 因為每一步都會花上許多力氣, 而那正是我當時缺少的東西. 在水源營地時, 另一組伙伴趕上, 於是大家一起下山.

晚上一點鐘, 我們回到大禹嶺, 那裡有人搭帳蓬露營, 準備明天去合歡山賞雪. 看著我們一身狼狽樣, 他們很好心地挪出一些地方讓我們休息, 還泡了熱水讓我們能舒服點. 到了一點半時,到處奔波的Adam 回來跟我們講找到民宿了, 也有熱水可以洗, 一晚350元, 當然, 我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.

早上十點左右起床, 我的鞋子上面有一層霜, 2500多公尺高的大禹嶺都已經這麼冷了, 我可不敢想像睡在山上會是什麼感覺. 在吃完早飯後, 大家就去拍雪景, 之後就是走中橫, 蘇花回家, 結束這一次的行程.

這回刷新了我的登山記錄: 重裝十五個小時, 如果可以的話, 我不想再刷新記錄了.

啊羊頭山勒? 下次再來啃吧.

後記:
(1) 弄丟了GPS一台(Garmin 60cs)和Gore-Tex手套一只, 損失慘重.
(2) 每個知道我去爬山的人看到我回來, 第一句都是: "你活著回來啦?" I know...在寒流來時去爬山, 是呆子才會做的事.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