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4/27

民主和法治

今天聽到的觀點,很有啟發

法制:以法管人,法律有如馬車的彊繩,君王則是車夫。法治:將權力關進籠子裡。

有法治,但不一定有民主,如香港。有民主但不一定有法治,如古希臘的陶片放逐法。

民主的直接對立面不是專制,而是君主(或寡頭)。

專制的直接對立面不是民主,而是憲政。專制的本質是權力不受制約,不是誰說了算的問題。

法治是憲政的結果。在憲政的環境下,才講的上程序正義。

民主則是為了實現善政,符合人性的兩個基本需求:被尊重(能參與過程)和被信任(不分男女老少、知識高低),政治權力要和經濟能力脫勾,才能建立民主的基礎。

民主是在憲政建立起來之後,逐漸成長和擴大的。

本傑明‧富蘭克林談選舉權

今天一個人有頭公驢﹐價值50元﹐他有權投票﹔但驢在下次選舉前死亡。與此同時﹐他本人變得更有經驗﹐對政府原則的瞭解以及對人生的認識更廣博﹐因此更能勝任選舉當權者──然而驢死了﹐他不能投票。各位先生﹐請告訴我﹐選舉權屬於誰﹖屬於這個人﹐還是屬於這頭驢﹖

沒有留言: